深港财经

深港财经:2019财政平衡:花在哪里?

发布日期:2019-04-18 18:47:31 浏览:0次 来源:www.vbtr.net 作者: 深港之窗

深港财经:在第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新闻中心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,负责监管30多万亿元的财政部长刘坤坦言。

今年的经济增长放缓,导致财政收入增长放缓。今年新增2万亿元的减税和减税政策以及去年减税和减费的尾端效应,预计2019年全国公共预算收入增长率。政府资金增长率为5%,预计为3.4%,均处于历史低位。

虽然今年财政收入增速可能放缓,但为了稳定经济,我们必须发挥财政政策的反周期调控作用,民生等刚性支出的压力不会减少。今年的财政支出将继续增加。全国公共预算支出约23.5万亿元,逆差2.76万亿元,创历史新高。然而,赤字率为2.8%,控制在3%红线内。此外,今年还为重大项目建设增加了2.15万亿元的地方政府特殊债券。

一些金融和税务专家告诉第一财经记者,考虑到债务风险并在未来留有监管空间,今年的财政政策有所增加,但并非“大洪水”,而且更加克制。积极的财政政策更侧重于通过大规模减税和减费刺激经济,刺激市场参与者的活力,而不仅仅依靠政府投资来推动经济。

3月7日,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新闻发布会召开新闻发布会,邀请财政部部长刘琨,副部长程丽华,刘炜回答中外记者有关“金融”问题的提问与税制改革和财务工作“。

增加财政政策

财政政策是宏观调控政策的组合之一。在经济衰退期间,通常采取扩张性财政政策,通过增加财政支出和减少税费来刺激经济增长。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,中国一直采取积极的财政政策。近年来,强度逐年增加,财政赤字在2019年达到顶峰。

财政赤字是指一般公共预算支出中超出一般预算收入的部分,是指既定财政支出总额下的收入差距。财政赤字与国内生产总值(GDP)之比是财政赤字率,既反映了财政政策的扩大,也反映了财政风险的重要指标。为了控制财政风险,许多国家将3%视为赤字率的红线,而中国的名义赤字率并未超过红线的3%。

中国政法大学金融与税务研究中心主任施正文告诉第一财经记者,2019年经济增长率预计将降至6%至6.5%,财政收入增长率(去年6.2%)势必下降。考虑到今年减税和减税2万亿元造成的财政削减的影响,今年的预算报告预计全国公共预算收入增长率将达到5%,低于经济增长率。降低收入预期有利于减税和减费。政策落地。

刘坤表示,减税和减费是今年积极财政政策的重中之重。它们是减轻企业负担,激发市场活力的重要措施。它们是支持稳定增长,就业保障和结构调整的宏观经济政策的主要措施。影响。

尽管收入增长率已经放缓,但财政支出仍然相当强劲。支出增长率高于收入增长率,财政赤字规模进一步扩大。

根据《关于2018年中央和地方预算执行情况与2019年中央和地方预算草案的报告》,2019年全国公共预算收入为1925亿元,增长5%。加上资金转移和结转余额1.5144万亿元,总收入20,764亿元。全国公共预算支出2352.44亿元,增长6.5%。赤字为2.76万亿元,比2018年增加3800亿元。

根据政府工作报告,今年的财政赤字率为2.8%,比去年高出0.2个百分点,仍然在3%的红线内。

在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的背景下,一些金融界认为财政赤字率应超过3%,有人认为甚至超过4%。

“今年的赤字安排是积极和稳定的。”刘坤说,除了适当增加赤字率外,中央政府还增加了某些国有金融机构和中央企业的利润,地方财政也将通过多种渠道振兴各种资金和资产。在这方面,我们还筹集了一部分资金,这样我们就不必将赤字率提高得太高。

此外,在政府基金预算中,今年地方政府特殊政府债券安排在2.15万亿元,比去年增加800亿元。刘坤表示,截至2月底,当地政府共增加了3078亿元特殊债券。

对于特殊债券的使用,刘坤详细说明,它将用于支持和打击三大战役,特别是“三区三国”等贫困地区的贫困地区和污染防治项目。 。支持主要发展战略,如雄安新区建设,长江经济带发展,“一带一路”建设,广东,香港,澳门大湾区建设。支持棚户区改造,铁路,公路交通基础设施,重点水利设施,农村振兴等公益项目等重大项目建设,重点支持在建项目建设。

例如,1月份债务发行量最大的浙江省1月份共发行浙江省463亿元,其中特殊债券231亿元。浙江发行的231亿元特殊债券用于杭州,温州,绍兴,金华,漳州,丽水等6个地级市的土地储备。河南省1月份发行的债务总额约为453亿元,也处于前列。发行债券募集资金主要用于铁路,公路,学校,棚户区,轨道交通,土地储备,医疗等项目。

中央财经大学公共财政与政策研究所院长乔宝云告诉第一财经记者,近年来特殊债券规模逐步扩大。这笔钱主要用于在建重大项目和短板。由于政府资金是自我平衡的,特殊债券收益投资项目有一定的收入,因此不计入赤字,但它们减轻了地方财政压力。投资项目的平衡使得资金更加准确。而不是“大水泛滥”。因此,考虑到这些支出,2.8%的财政赤字率安排是适当的。

刘坤在上述会议上强调,积极的财政政策将提高效益,不是搞“大洪水”的强有力的刺激方式,也不搞政府大包,而是实行反周期调整,更好的应用。市场化和法治手段,采取改革,努力“巩固,提升,提升,平稳”,着力推动中国经济的高质量发展。

3月7日,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新闻发布会召开新闻发布会,邀请财政部部长刘琨,副部长程丽华,刘炜回答中外记者有关“金融”问题的提问与税制改革和财务工作“。

明确的债务风险是可控的

赤字的积累是债务。目前,中国的明确债务风险是安全可控的。

据财政部统计,截至2018年底,预算管理中的中央政府债务余额为14.96万亿元,地方政府债务余额为18.39万亿元。中国政府债务余额33.35万亿元,比上年增加3.36万亿元。元,增长11.2%。根据国家统计局提供的2018年GDP初步核算90.03万亿元,中国政府债务的负债率(债务余额/GDP)为37%,比上年(36.3%)高0.7个百分点,低于欧盟60.%的警戒线也低于主要市场经济体和新兴市场国家。

乔宝云说,对显性债务的控制非常好,债务比率保持稳定。但是,我们必须警惕地方政府隐藏的债务风险。目前,我们还没有建立合理的制度机制来管理它们。今年我们必须控制隐藏的债务风险,特别是要遏制其增长。

刘坤表示,已采取严格措施防止新的隐性债务产生,并稳步解决股票问题。财政部监督当地金融机构,包括融资平台公司,并立即对此类情况负责。它在该国也有很多人。

施正文表示,为了稳定市场预期,防范金融风险,为未来监管留出空间,今年的积极财政政策强劲稳定。毕竟,刺激经济增长主要依靠市场,政府建立公平和统治的市场环境,通过减税和减税优化商业环境,以及控制市场的改革。

如何打破收支平衡

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与经济研究所研究员杨志勇告诉第一财经记者,今年的地方财政平衡压力比往年更大。地方政府还将利用各种渠道振兴收入,减少不必要的支出,减轻财政收入。矛盾。

事实上,该国大多数省份的财政平衡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紧张,收入和支出之间的矛盾日益突出。即使财力雄厚的北京在其2019年的预算报告中也指出,今年是近年来最紧张的金融资源。 “那一年。”即使在某些地方,在维持工资,确保运营和保护基本生计(以下简称“三保”)方面也出现了问题。

刘坤说,从最近财政部的专项调查和当地金融业务监测来看,目前基层财政“三包”仍然稳定。

“考虑到经济下行压力和实施更大的减税政策,一些地方仍将面临相对较大的支出压力。要解决这个问题,各级政府必须加强对县政府的主要责任。在安排预算时,必须协调财政资源,调整和优化支出结构,优先安排“三包”支出,按预算执行阶段实施预算,省政府应将转移支付提高到一个新的水平。并向基层硬地区拨款。倾斜。“刘坤说。

今年,中央政府也加大了对财政困难地区的支持力度。

例如,今年,中央政府计划安排县级基本金融安全奖励基金2709亿元,同比增长10%,以支持该地区财政困难的底线。与此同时,资金分配机制得到改善,资金越困难,省级财政投入越多,省内财政投入越多,中央安排的转移支付越多。政府。此外,财政部今年将继续安排400亿元的分阶段财政补贴,补贴资源和能源以及东北地区等困难县,提高困难地区人民生活政策的能力。

国家行政学院的冯巧斌教授告诉第一财经记者,由于减税和收费之间的收入和支出之间的矛盾,政府应该减少财政支出。今年,中央政府提出一般支出应减少5%以上,“三公”资金应减少约3%。地方政府也应该主动挖掘潜力,大力优化支出结构。

今年大多数省份的总支出减少了5%,黑龙江,广西等地减少了6%,而西藏需要减少10%。各地都要求减少“三公”支出,西藏要求“三公”支出减少3%。北京要求按照20%的比例减少“三种会费”和“官方接收费”的配额。

“地方政府也应该主动挖掘潜力,大力优化支出结构。为此,有必要实施全面的预算绩效管理,大力提高财政资金的使用效率,利用有限的财政资金。最前沿,坚决杜绝那些不花钱的人,花钱买不到有效的开支,“冯巧斌说。

刘坤还公开表示“我们想要成为铁杆”,不应该花的钱是“未被承认的”。与此同时,我们还必须打上“铁算盘”并花钱买花。“p>

此外,今年新增发行政府债券的规模已扩大到3万亿元,并为地方政府筹集了大笔资金,缓解了财政收支之间的矛盾。

  • 联系我们
  • 联系电话:0571-83521561
  • 联系地址:浙江省杭州市丰化路934号深港信息股份有限公司